一咕噜从床铺翻身落地
骨头架子在混沌的脑袋指挥下微微的摇晃

“嗡”的一下,一个寒战使我清醒不少
现在是:午夜2点零10分

头顶的冷气正呼呼的迎面吹来
昏黄的灯泡让人感觉到一丝温暖

半睁着眼睛打量四周,死劲儿回忆着回到现世
电视还是开着的,满世界的人都在拼抢金子,只是少了血
机箱前的指示灯还在不停的闪着,音箱里时不时的蹦出滴滴声
灰色的头像一闪闪的在问候:晚安
生机勃勃的景象不禁让我感到焦灼,揉着惺忪的睡眼,匆匆把一切关掉

风、呐喊、齿轮、阳光、一分一秒还有那些躲在暗处的所有的噪杂
在一瞬间忽然就那样的凝固了,像一块悬在黑夜前的镜子
“哐”,屋里,先是灯泡剥落掉下来,然后是闹钟,窗户,椅子,杯子,垃圾桶…
哗哗哗,此起彼伏的支离破碎声,大的小的,轻的重的,好似奏响的命运交响曲
随着最后的一个音调结束,玻璃碎了,黑夜的幔子拉开了序幕
屋外,还是那样的寂静,有月光,还有影子

弓着身子倚靠
在天台的墙壁

侧着脸找影子
影子很淡

就那么一滩

现在是:午夜3点零10分
原地靠着墙上1个小时了
有点无聊,有点寂寞,有点迷惘
风吹过,好爽,脊椎好痛,脚好麻
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