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年回家

茶还在天上

湖已没了水

有鱼在浅滩上

和鞋一起为伴

老远看去

都好像睡死在异乡

我也闻不到一点腥味

这是家的味道变稀了

 

我站在这里

莫名间

成了异客